最新地址 http://299dd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忍不住强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

我有一位19岁读大学的女朋友叫嘉雯,她来自单亲,母亲在医院返夜班清洁工,有一个小2岁的妹妹叫嘉欣,父亲在她年幼时跟第另一个女人走了,可能因为这个原因,女友虽然和我交住1年,但她怎样也不肯和我做爱!我只好靠打手枪解决生理需要。

上星期是她妹妹的生日,我放工后和嘉雯一同上她家里吃晚饭庆祝。我以前到她家里,嘉欣经常都在睡房做功课,她在铜锣湾名校圣保禄女校读中六,听嘉雯说她妹妹嘉欣从来没有谈恋爱,表示要好好读书,拍拖的事毕业后才想,听后我觉得真是一个乖乖女啊!

我之前只觉得她好怕羞,生得都几标緻,这次我终于看清楚她了:嘉欣的样子清秀可人,有种出尘脱俗的感觉!晚饭后,她妈妈要回医院工作,我就送嘉雯回学校宿舍,之后我坐地铁回家。

在地铁中我对面坐着一个女学生,她双脚不自觉微微张开,使我隐约见到校裙内那条白色内裤,我的慾望立时高涨!我一边偷看幻想着那女学生是我女朋友的妹妹嘉欣,结果越想越兴奋,终于作出了一个不能自拔的决定!

我拨打电话到嘉欣家,「嘉欣,嘉雯取少了东西,请我回来帮她取走,行吗?」

「OK啊,快一些上来,走了尾班车就不好啦!」小妮子紧张的回答,我听了又紧张又兴奋,心里想成为她叫我快些干她。

我再上到去她家里已经差不多11时,嘉欣还未睡,正在为明天的考试温习。

她穿着一件薄睡袍,外边再加一件外套。我一见到她,小弟弟已硬崩崩了。我假装说取漏了一本参考书,再借故要上厕所。

本来还考虑着是不是真的要干,当在厕所内看见嘉欣洗澡时换出来的内衣裤,少女款式的白色的胸围及底裤,拿上手还有余热,我嗅了几下,还残留住一点嘉欣的体香,就这样我的理智终放被性慾所打败。

我走入嘉欣的房间,她正背向我专心温习,我走近她身边。

「嘉欣,那么晚还温习,是不是应该做一些夜晚才做的事呢?」我一边淫笑说一边伸手扫她的背脊。

嘉欣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,急忙闪开:「我要睡啦!你走先啦!我帮你开门!」嘉欣正想走出房间,被我一手拉着,把她抛在床上便扑上去,快手地脱去她的外套,将她整个人按着她在床上。

「我想强姦你呀!你姐姐不肯和我做,你就代替她吧!」

「唔好呀,救命呀!」嘉欣又气又急,一手挡住我的进攻,另一只手则紧紧拉住自己的睡袍,将它向下拉遮掩大腿,不想让我进一步得逞。

我大力括了她两下耳光,「再吵便杀了你!」

在她被我打得金星冒晕之际,「嘶」的一声,我用力扯开她的睡袍,她没有带着胸围,只穿上一条白色内裤,她那32B的胸脯立时展现在我眼前,22吋的小蛮腰,雪白嫩滑的肌肤,一副完美的少女身形。

我压在她身上不断疯狂乱吻她,一手搓揉着她的胸脯,胸部下的心脏更是噗通噗通的剧烈跳动着,另一手隔着底裤剌激着她的私处,嘉欣想推开我,但推不开。

「求下你,放过我!」力气不及我的嘉欣扭着娇躯,把手交义在胸前,遮住两个乳房的晃动,哀求着我。

「放过你无问题呀,我屌爆完就会放过你啦!」以前我不会在她及她姐面前说粗话,现在我尽情要扯下我的假面具。

擡起她双脚,她的阴部隔着底裤微微凸起,我强行想扯脱她的底裤,她死命找着不让我得逞,在拉扯下那条底裤给撕碎了。

「是你自己撕烂的,不要怪我!」变态地在她面前边嗅着她的内裤边淫笑。

她紧合双腿,不让看到她的私处,我用力分开了她的双腿,她的私处清晰地展现在我眼前。我狂啜下去,她的阴毛不多,但很柔软,粉红色的阴阜,渗透着处女的气味。

她不断挣扎,我就扯着她的长髮再给了她两下耳光,她给我括得有点头晕时,又把她拉回了床中间。我脱光了自己的衣服,把她的身子轻轻地擡了起来,膝盖顶开她欲夹紧的大腿,阴茎从她的屁股沟里面滑过去!

我分开了她的双腿,放在腰旁两侧,她不能再合上双腿,她知道我想怎样,不断扭腰作垂死抵抗,不想让我得逞。但我人已进入她大腿根部把着她的腰,巨物已顶她的私处,龟头并慢慢插入了少许,嘉欣急忙想推开摇着头哀求我。

「唔好呀,求下你唔好呀!我不会告诉家姐…现在还来得及停止!」感觉那种火热已经传到下身里边,被兵临城下的嘉欣已哭成泪人,苦苦的哀求着我。

嘉欣的阴道很窄,我用力一顶,我的巨物进入了一半,我的进入对她而言是一项难以忍耐的痛楚,于是身子本能的扭动着。

「不要再抵抗了,反正时间还多的是,嘉欣妹妹,你的处女我现在就要了,哈哈!」再用力一顶,她「喔」的一声,我的巨物已全进入嘉欣体内,尝到了嘉欣处女阴道的滋味。

「好痛呀,唔好呀拔出来呀!」嘉欣不断摇头,觉得整个人快要被撕裂了,呜咽着哀求着我停止。「呀…太痛了…别……别搞我了…太痛了!」

我没有理会,「你认命啦,今晚乖乖给我享受吧!」伏在她身上疯狂吸啜着她的粉色小乳头,下身不停的抽插她,鲜红的处女血也拉流了出来,仿佛在诉说着嘉欣处女时代正一点一滴的不复返。

嘉欣则躺在床上痛哭,放弃了挣扎,一味闭着眼睛忍受着上下夹攻的感觉、感受着我肉棒的硬度,任由我摧残着她的身体。

我玩了一会,把她身体返转,从后面进入,吻着她的粉颈一边伸手向前抚弄她的乳房,在她耳边说:「舒服吗?我真的觉得很爽啊!我一定要玩到够!」

嘉欣哭得更为厉害,试图扭动身体挣扎,「好痛呀呀…呀呀…呀呀…求求你我不行呀…嗯呀呀呀…救命好痛呀呀…」她羞愤的双腿乱踢令我更加亢奋,加之她拚命地晃动着腰肢想逃开,更让我感觉到小穴正一下下包围着我的肉棒吸吮着。

我再要她转回开始时的姿态,我揽着她,一边搓一边啜着她的胸脯,抽插得更深更快!兴奋到了顶点,我知道我快要射了。

「嘉欣妹妹,我要射了,我要射在你里面啦!」

嘉欣听到,一双修长白晰的美腿突然死命地夹着我,焦急得不禁眼泪盈眶,哭着大叫:「唔好呀!唔好呀!」

我没有理会,舒畅的「呀」的一声,巨肠塞满那娇嫩紧窄的处女阴道,一道又一道的热流全射到嘉欣体内,我伏在她身上喘气,双手不忘仍在她身上四处游走,嘉欣知道身上留下永不磨灭的汙痕。

我完事后起身穿回衫裤,嘉欣瑟缩在床上一角,把头埋在自己的手臂中间饮泣,「衰人…走呀…走呀!」以为我就此满足离开。

「走?我现在不会走,我休息一会再跟你玩过,你太正了,我仲未够喉,家姐行埋咁耐都无得搅,你慢慢还啦!」

嘉欣听后呆了,之后忍不住在床上掩面痛哭!

我走出厅看了一会儿电视,下面又开始硬了,入房準备再淫慾嘉欣。

她仍然瑟缩床角饮泣,并着上了一整套睡衣。一见我进来,吓得面都青了,我一手把她按在床上,再扯开她着好的睡衣,今次她加穿了胸围,只不过是增加我强姦她乐趣的道具。

「嘉欣,再来!」我用手在她身体的两侧来回抚摸,从后面模索她的胸围扣在那里。

「不要……你刚刚已经……已经得到我了……求求放过我吧……我……受不了……我真的受不了了……」嘉欣撑着双手半趴的衰求着,扭动让挂在胸前的胸围鬆动,酥胸半露,并且随着突刺入刚刚才失去处女的密穴上下不住地晃动。

这次我幻想成她姐姐边叫着她姐姐的名字边淫慾她,嘉欣无时无刻想挣脱我的恣意妄为的魔手,却被制服了下来,她痛苦的表情和我下身的快感让我越战越勇。

当晚我玩了她3次才满足,整晚都是她的痛叫声和我的撞击她肉体声直至天亮,临走前我用电话相机影了她的裸照。

「不要给任何人知道,若你话俾家姐知,我会将你的裸照用来贴街招!」

嘉欣躺在床上,呆呆的望着天花板,不停啜泣!

强姦了嘉欣已经几星期,这段时间,我仍然有和她姐姐嘉雯行街吃饭,但也再没有见到嘉欣。好明显嘉欣没有将我强姦她的事同其他人讲,如今我有她的裸照在手,量她也不敢讲出去!而我每晚都对住她的裸照,脑里晃动着嘉欣被姦的模样,我一定要再搵机会再去强姦她!

今天我终于忍无可忍,向公司请了病假,到嘉欣就读的名校铜锣湾圣保禄女校门口等她放学。等了20分钟,我见到嘉欣和一个女同学走出来。

不见嘉欣一段日子,给我开苞后的样子好像更加靓了,虽然清纯的少女变成了被玩过的二手货,但却多了一份楚楚可怜的感觉,更加惹我怜爱!穿着一套整齐白色裇衫配格仔裙的校服,散发出她破处前纯真无邪的气息。想起她美丽的身体,发出痛苦的哭泣和求饶声,我裤裆里的巨肠即时硬崩崩了!

我走到她身边:「嘉欣!」

嘉欣一见我,吓得面都青了,「你……你来干什么?」

「我约了你姐姐睇戏,她叫我来接你一起去!」「我唔舒服,我……唔去啦!」嘉欣很害怕。

「那么我先陪你去看医生!」我一手搭着嘉欣膊头,嘉欣吓得浑身抖震,肩部僵硬。

「嘉欣,你没事吧?刚才还好好的,快去看医生,早点回家休息!」嘉欣身边的女同学关心地问。

「放心吧,我会照顾她的。你有心啦,嗯,你叫什么名字?」

我打量着嘉欣的同学,也是一个美人胚子,但她的美跟嘉欣不同,嘉欣有种出尘脱俗的感觉,而她的同学就比较活泼爽朗,笑容很甜,笑的时候有两个小酒窝,校服更加衬托出她苗条的身材。

「我叫何诗雅,你可以叫我诗雅,你是嘉欣家姐的男朋友吧?我走先啦,再见!」

诗雅说完转身便走,走动中在校服下的乳房轻轻的上下晃动,散发着让我阳具充血的讯息。

「别忘了你的裸照在我手上,乖乖跟我走!」我在嘉欣耳边细声说,把手伸入嘉欣的制服裙内。

居然做出当街非礼她的举动,我的胆子(也许是性慾吧)越来越大,大得令我吃惊。

嘉欣轻轻摇头,夹紧被我摸到的大腿,口中发出一阵阵压抑的悲泣。她只好望着诗雅离去,眼神充满绝望,眼泪差点掉了下来。

「这个何诗雅也是含苞待放的处女吧?现在的高中女学生的真是………阴道应该像嘉欣一样又热又紧,把我的肉棒强插进去,在花蕊受到抽插的情形下,不知会她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呢?」

我一边幻想着何诗雅粉红樱桃般的乳头给我品嚐着,任我肆意姦汙淫辱的过程,一边把嘉欣带到附近的时钟酒店。一进房间就把嘉欣推落床,狂吻着她的粉睑和樱唇,嘉欣挣扎想推开我:「呜,唔好,走开呀!」

我按着她双手高举到头,校服下诱人的曲线展露无遗:「又唔係未试过,扮什么?你应该知道不听我话的后果!」我淫笑着。

嘉欣已泪流满面的哀泣:「求你……不……要……求……求……你……」紧闭着眼睛,将没法抗拒地接受另一次的摧残!

我先在她的制服上乱摸她的胸部作热身,之将她白色制服衬衫的钮扣逐粒解开,我一直都想试试搅一件身穿校服,还是名校的学生妹,今次太好了。

扯开嘉欣的吊带内衣,制服下穿了一件纯白色通花胸围,「哗,好靓喎!上次搅完思想开放了吗?」她很难为情似的双手交叉在胸前。

「唔係呀,放过我啦!呜呜!」我手手搓弄着她的左边的乳房,口里狂啜着她右边的粉色小乳头,剌激到嘉欣再次想捱开我推我的头:「唔好呀!」我没有回答只顾又吸又舔而且还用力的吸吮她乳房上的乳头。

「真是让人不能不兴奋呢。」另一手伸入她的半身格仔制服裙,由大腿来回摸到根部,在她大腿夹着我的魔手中隔着内裤用手指挑拨她的阴部,她开始忍不住发出喘息声………

我脱下自己的裤子,露出已经胀大又硬崩崩的巨物:「帮我含!」

嘉欣吓得面都青了,赶紧把头瞥过去,拚命挣扎想推开我,我骑到她头上,一手抓着她头髮拉起她的头,一手硬搯着她下巴,令她的口张开,便将我的巨物塞人她口内,然后捉着她的头前后移动,来回用力撞击着喉咙深处。闹着的她我只隐约听到:「不要……不可以……唔…嗯…」

过程中,她大多时间是闭上眼的,难以想像她以前和蔼可亲的「姐夫」,他的阳具居然放在自己的口中,体会着她的未来男友及老公才能体会的事。

「呀!好爽呀!」看着嘉欣委屈地含着我的阴茎,我兴奋的叫着!

嘉欣流着泪,深喉的痛苦捉着我手想拉开我,但不成功:「呜呜!……嗯嗯……咳咳……呜呜……唔唔……放开我,不要了….不要再来了!不咕嗯!嗯嗯……」的叫着,眼神在哀求着我停止,抗拒地用舌头推挤我的大龟头。

在她口中抽插了几十下,因为第一次有着学生制服的为我作如此淫秽的事,实在是太兴奋了。我忍不住想要射了,虽然我极想玩口爆,但稍后我还会吻她的嘴和脸不能精汙,还是留到下次在外不能做受只能口交之时再做吧!

我抽出我的巨物后,嘉欣不断咳嗽及反胃,我把她按在床上,把她的内裤褪掉至大腿,再狂吻着她身体的每一吋肌肤,由头到小腿都吻一遍,最后狂吻她的私处,嘉欣的身体已抵受不了而流出爱液,小肉荳也充血凸起……我巨物再硬起了!

我抽起嘉欣双脚,準备插入,嘉欣知道又要强迫接受另一次姦淫,不情愿的扭动身体阻止我进入,「唔好,求求你放过我!」

我没有理会,捉紧她的腰,她咬着咀唇那一刻我用力一顶,巨物又全插进嘉欣体内了,嘉欣忍不住发出一声动人的呻吟。

虽然嘉欣上次已被我破处,但她的阴道仍然很窄,紧密结合的阳具像是她身体的一部份。阴壁的褶皱吸吮着我的龟头,湿热的触感迅速包裹着阳具,这种